银行卡换芯衍生乱收费现象:成本8元最高收50元

新华网北京4月9日电(记者杜放、罗政)根据央行部署,从今年起我国多数商业银行不再发行磁条卡,新开户全面改用芯片卡。这就意味着,储户手中多达34亿张的已发行磁条卡迎来全面“换芯”。

然而,“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尽管相关政策明令银行“减负”,但对于储户来说,办理或换用银行芯片卡却成本不菲:首先,薄薄一张芯片卡的采购价仅8元多,但国有大银行对储户最多竟收四五十元的“工本费”;同时,以“换芯”为名,已被叫停的多种违规收费“改头换面”。从不提示就收钱到“捆绑办卡”,新一轮收费乱象频出。

近八成上市银行“换芯”均收工本费,仅一家银行就预计收近2亿元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关于逐步关闭金融IC卡降级交易有关事项的通知》等文件,从2015年起,在经济发达地区及重点行业领域新发行的、以人民币为结算账户的银行卡应为芯片卡。这就是说,原有磁条卡到期后,储户必须逐步换用更高安全标准的芯片卡。

记者调查发现,与磁条卡相比,消费者更换和办理芯片卡的成本也在“水涨船高”。

原本不收开户费的部分银行,“换芯”后却普遍要交几十元的“工本费”。记者走访京沪多家国有银行、股份制上市银行发现,尽管不同银行办卡收费标准不同,但16家上市银行中的近八成均收取办芯片卡工本费。

在工商银行上海威海路一家支行,工作人员提供的“2015年版收费目录”显示,个人新发卡、补发卡、换发卡的收费标准为每人20元至40元。“以最常见的人民币单币借记卡为例,办卡要先交20元工本费和10元年费。”

在建行、农行,新发及补发卡也要交10元至20元不等的工本费。中国银行北京分行一家营业部办卡人员表示,按其仍公示的2014年8月版收费目录,芯片卡工本费“最高50元/卡”,普通卡种也要15元的“工本费加年费”。

长三角一家城商行个人金融部主管透露,目前该行个人客户借记卡发卡量逾900万张,现行换卡工本费要20元。“如果每一张卡都收费,预计要收近2个亿。”

“工本费”远超成本价,“换芯”换出新收费

为何“换芯”要收“工本费”?多数商业银行称,收费的主因是“升级到芯片卡需要花一定的成本”。据业内人士介绍,每张芯片卡的成本包括芯片成本和印刷制作成本,各家银行成本差异不大,均通过公开招标向制卡商采购。

在A股上市公司中,武汉天喻信息就是工行、建行等30余家银行的一家制卡商。根据深交所互动易平台数据,2014年上半年,天喻信息向银行销售金融IC卡6000万张,金融IC卡等智能卡销售收入5.4亿元。“根据年报计算,目前芯片卡出厂价仅为8至9元。”某大型券商一位电子行业分析师说。

部分储户反映,现在去换一张芯片卡,不仅银行要收取远超成本价的工本费,而且衍生出多种不合理收费。

--已被明令禁止的收费“改头换面”。为了减少消费者的负担,对于绝大多数银行基础性金融服务,政府要求执行指导价格或免费。2003年发布的《商业银行服务价格管理暂行办法》明确,商业银行不得对人民币储蓄开户、销户、同城同一银行内的人民币储蓄存款及大额以下取款业务收费。

但一些储户反映,以前去银行开户是免费的,现在去开户只能办芯片卡,就不得不交费。对此,一些商业银行工作人员辩称,目前开户时要缴纳的不是“开户费”,而是“工本费”。例如,在建行、招行部分营业部提供的收费目录中,规定标准银行芯片卡的工本费属于“市场调节价”,标准由银行自行制定。

--本应免费的服务“藏起来”。根据现行的商业银行服务政府指导价目录,除信用卡、贵宾账户外,商业银行应根据客户的申请,为其提供一个免收账户管理费、小额账户管理费和年费的账户。

但在实际中,一些免费服务却被银行“藏起来”。记者在上海徐汇区一家营业部申请办理一张芯片卡时发现,招商银行普通卡客户仍需满足“月日均资产满1000元”,否则每月收取3元小额账户管理费。

记者发现,这笔小额账户管理费可以通过登录网上银行申请免收。然而,对于客户是否有权申请免收、如何免收,办卡人员全程均未提示。个别国有银行工作人员更表示,借记卡年费“没有任何方法减免”。

--捆绑销售其他业务。

有储户反映,“换芯”成了一个揽存的项目。在中信银行上海南京西路的一家营业部,业务人员介绍,目前新办、补办芯片卡普卡的工本费为20元一张,但“存款五万以上就只收10元,存50万元可以立即免工本费”。

还有一些消费者反映,通过捆绑销售各类业务,银行诱导其办卡开户进行收费。“比方说,办理几十万元的个人贷款,还得新办一张借记卡和一张信用卡,借记卡要交20元的工本费。”安徽籍储户张先生说,自己近日在杭州购买了商品房,银行办房贷要求办一张新卡,还得买10万元的“贵金属理财”。

监管部门对芯片卡收费没有统一标准,16家上市银行的银行卡手续费收入逾1000亿元

目前,由于尚未纳入政府指导价,监管部门也没有统一标准,各地银行收取的芯片卡工本费相差数倍,银行更将“换芯”成本向消费者转嫁。“推出芯片卡的目的是堵住银行漏洞、让客户更安全,主要成本也应由银行来承担。”银行卡收单机构易宝公司首席执行官唐彬说。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认为,商业银行有足够的人力、物力资源改善成本、降低收费、做好提示,新的收费标准亟需监管部门进一步规范。

近年来,监管部门几乎年年发文要求商业银行取消不合理服务收费,切实减轻中小企业和储户负担,仅国家发改委近期开出的银行“乱收费”罚单就超过15亿元。但事实上,仅在2013年年报中,16家上市银行的银行卡手续费收入已达1435亿元。

专家普遍认为,为解决安全、便捷的问题,银行卡“换芯”很有必要。但金融服务不能沦为个别大银行违规收费的名目。“银行开销户、网银等业务属于基础金融服务,乱收费势必侵蚀消费者权益。”上海泛洋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春泉说。

一些消费者反映,现实中种种乱收费现象明显增加了企业和个人财务成本。“找银行贷款两三百万元,要求给全部员工换发借记卡和信用卡。”安徽一家医疗企业财务负责人就表示,3年下来,仅企业的工资行就换了好几家。

法律人士认为,“高额工本费”等新的收费项目涌现,体现了强势机构对金融消费者权益的漠视,亟待依靠法律法规的完善来解决。“如果没有法律的制约,在追求利益争夺市场的趋势下,一些机构就会以‘创新’为名牺牲消费者利益换取竞争优势。”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副庭长付金联说。

编辑:SN117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曝光毕姥爷侵犯隐私权么?

曝光者是否侵害了毕福剑的名誉权?王律师认为,侵害名誉权与侵害隐私权最大的差别在于,前者需要捏造事实进行侮辱诽谤,后者是未经权利人同意公开披露事实。


也门的另一个“伊斯兰国”

也门内战暨外国军事干预的持续引发世人关注,而于此同时,离也门不远、横跨伊拉克和叙利亚两国的逊尼派原教旨恐怖极端武装“伊斯兰国”(ISIS)也因其倒行逆施广为人知,甚至,不少人也多少知道,许多ISIS的战斗人员都曾在也门境内受训。


私人生活公共化的文化危机

私人生活公共化,正是当下社会的一大特征。这是一个众声喧哗的时代,有了网络,有了微博、微信,人人手上都有了自己的话筒。这是一个追逐眼球的时代,人人都想被关注、被点赞。许多人在网上记录自己的生活点滴,发表自己对人生与社会的看法,内心深处或许正是为了寻求获得这种社会…


今天你可能忽略的用人动向

党报,一向是观察中国政治走向的一个风向标。虽然很多人不爱读,但是在岛叔眼里,今天的党报很有意思。有意思的地方,在于“不寻常”;不寻常的地方,在于报道人物身份的不寻常,也在于其中透露出的内容不寻常——可以看作是新形势下中共用人思路的一个体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