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船凶案嫌犯疑借发动机声将同船同事依次杀害

浙普渔68291号。在舟山这座世界级的渔港中,它是一艘再普通不过的渔船。长四五十米,宽不过五六米,总价百万元左右。

十五六年前,舟山东极黄兴岛黄兴村的彭氏四兄弟,和从小一起长大的外姓兄弟方忠岳,合伙买下一条小船。经过5人多年打拼,当年的小船变成了如今的浙普渔68291号。

然而,10月8日凌晨,就在这艘渔船上,发生了让人震惊的惨案。船上一共6人,5人被杀身亡,唯一下落不明的方忠岳,有重大作案嫌疑,被警方悬赏通缉(本报昨日A9版报道)。

警方的调查仍在继续。两天过去,此案仍然迷雾重重。

被害的5人

都是家里的顶梁柱

昨天,舟山普陀殡仪馆,绝大部分前来哀悼的,都是这起惨案的受害者家属。

彭氏四兄弟中,排行老四的彭海芳是船老大,今年45岁。老三是这艘船的轮机长,跟方忠岳年纪接近,今年48岁。另一个受害者叫黄宾军,管船老大彭海芳叫舅舅,今年才31岁,未婚。

遇害的5个人,都是家里的顶梁柱。每人每年四五万至十多万元的收入,是各自家庭最主要的经济来源。

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 9月30日,他们一行六人在台风“杜鹃”影响结束后,出海捕鱼。在案发前一天的下午,本是捕鱼结束靠岸的日子。船被发现漂泊在东极海域的小板礁附近,离东极的庙子湖岛仅四五海里的距离。

老三唯一的女儿小彭,今年25岁。她说,10月7日下午4点半左右,她还接到过父亲的电话。

“海上手机信号不好,一般船进入避风港抛锚的时候,老爸都会给我打电话。”小彭哭着说,那个7分多钟的电话,普通得她几乎想不起来说了些什么,却成了永别,“他好像叮嘱我,天凉了,多穿衣服……”

8日凌晨5点40分左右,在未婚夫家过夜的小彭接到母亲的电话,知道出事了,“一开始我以为是玩笑……起身后两腿发软,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小彭原本计划下个月举办婚礼,这个噩耗对她来说,就像天塌下来了一样。

嫌疑人借着海浪和发动机声

依次砍杀了其他船员?

昨天下午5点多,小彭见到了父亲等人的遗体。她说,他们的脖子几乎都被砍断。“一起捕鱼10多年,都是本地人,谁能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小彭见人就重复这句话。

几乎所有的人,都跟小彭一样,认为下落不明的方忠岳就是嫌疑人:

渔船出海捕鱼,最少也要在海上漂泊一周时间。一般情况下,返航抛锚后,船员们都会美美地吃上一顿,然后早早回房间睡觉,准备第二天处理渔获。

习惯了海上生活的人,晚上12点是一定要睡下的,而且大多睡得很沉。

港湾里,只有船只“隆隆”的发动机轰鸣声和海浪的拍岸声。六个人分别睡在不同的房间,即使房间有一些动静,别人也不太能听到。

渔船上有很多斧子,用来砍断那些钩住渔网的杂物甚至金属。老渔民都知道,这样的斧子十分锋利。

第一个发现凶案现场的,是彭家的一个亲戚。当天凌晨5点,他开着船在附近捕鱼,见已经到了作业时间,彭氏兄弟的船仍无动静,便靠近查看……随后报警。

受害者家属们猜测,事发那晚,方忠岳依次进入受害者的房间,借着海浪和发动机的轰鸣声,手持船上的斧子,残忍将5人杀害。之后,乘坐求生筏逃离现场。

“每下都砍在脖子部位,看来是要直取性命的。”受害者家属们说。

对于案情,舟山警方并没有给予回应,只表示目前仍在进一步调查。

截至发稿时,受害者家属仍未被允许进入船舱,警方给出的理由是,船舱内太血腥,怕家属接受不了。

船上钱财仍在

凶手为何要痛下杀手?

不管怎样猜测,所有的家属们都想不通,方忠岳为何要杀害一起出生入死多年的兄弟?

在村民印象中,这个40多岁的男人平日老实本分,是个连烟酒都不沾的“好男人”。

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方忠岳占有这艘渔船的股份。而在彭姓四兄弟中,老大和老二并没有股份,每个月拿3000元的固定工资,而方忠岳和老三、黄宾军各自占两成的股份,船老大彭海芳占四成股份。

今年三四月,几个人一起商议后,投资60多万元,把渔船好好翻新了一下。为了这笔钱,很多人都向亲人借了债。

钱江晚报记者从几位家属处了解到,警方曾告诉他们,被害人身上的钱物都在。另外,据家属自己统计,被害的五个人中,有两人戴着金项链,警方表示,在现场发现了一条金项链。

如果不是为了钱财,难道还有什么深仇大恨,让犯罪嫌疑人下此毒手?

嫌疑人下落依然不明

警方增派200警力全面排查

不过,据了解,在案发后,方忠岳曾给家人打过电话,承认自己杀了人。目前,方忠岳的家人正接受警方询问。

昨天,钱江晚报记者从内部知情人士处了解到,目前,舟山警方增派了200名警力,对事发现场周围的海域及小岛进行全面排查。

不过,由于海上没有监控,排查难度相比陆地要大得多。据了解,救生筏虽然靠徒手前进,但是顺着洋流,在数小时之内,可以漂到数十海里外。而在案发现场周 围,有几十乃至上百个小岛,甚至包括一些无人居住的小岛,“目前而言,抓到犯罪嫌疑人方忠岳是当下最重要的任务。”警方知情人士表示。

这起充满迷雾的事件,在当地也引起了轰动。有当地网友表示,如果嫌疑人在海上遇难了或者自杀了,这起案子恐怕就成悬案了。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偷雷峰塔砖的游客患了什么病

在这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件中,真正值得关注的不是窃取雷峰塔砖的理由,而是在法律法规与监控围栏的层层保护之下,仍然有人铤而走险破坏文物。窃取塔砖者自称是为老人治病,实际上,真正有“病”的是这些疯狂的旅游者。


亲历五常委批示后的故宫嬗变

故宫博物院10月10日迎来九十周年,我之前受邀参加单霁翔院长主持专家学者研讨。没想到在建福宫(是我当年抨击的会所),没想到单霁翔开场白就是“凯雷很有名”,他的PPT中跳出我五年前“攻击故宫系列微博”。更没想到单霁翔给我一个“熊抱”。


想进步,就得撒票子献身子?

在机关了混了三十多年,不说阅人无数,至少也有“河东河西”的积累。要说在机关混,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譬如像黄健波先生总结的那些情商,在我看来就属于比较“难”的。但更难的还不是这些。


刻在中国人精神上的诺奖红字

这些年来,弹丸小国制造的诺奖也在书写它自身的历史,成为中国故事中不折不扣的境外势力。诺奖所作所为,就是在中国人的精神上刻下红字。有人惧怕它如洪水猛兽,有人奉其为无上的荣誉崇拜。红字熠熠生辉,不是诺奖“刀工”了得,而是此国不断供应了上等“皮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