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昆高速爆燃事故幸存者:一秒钟时间周围变火海

新华网长沙7月20日新媒体专电(记者史卫燕、陈文广、谭畅、袁汝婷) 苏勇躺在隆回县人民医院住院部的病床上,除了受伤的身体,平静的环境让他觉得不真实。19日晚6点半,距离事件发生约16小时,护士拿来一些骨头汤,轻声唤他吃晚饭,他艰难地睁开眼,摆了摆手。

咽了一口水之后,他用嘶哑的声音向等待在病床边的记者讲述起车祸现场。18日,他驾驶一辆三菱吉普车从广州韶关出发,晚上12点到达湖南娄底见了一个朋友后,按原定计划,于19日凌晨连夜赶往湖南西部的怀化,因为这一天,他有一个重要的工程开工。

和至少43位逝者相比,他是幸运的,在“7·19”事故中,目前确定生还的6人中,苏勇是受伤最轻的两人之一,在隆回县人民医院救治。在烧毁的五辆车里,他的车在最前面,这为他逃生争取了一丝机会。

“没有一点征兆,剧烈的爆炸声之后,一秒钟的时间我周围就变成了火海!”他说,“我只能往里跳,然后咬牙拼命往前跑,身后传来许多声巨响,我不敢回头。”

他示意记者看他的腿部和手臂上厚厚的纱布,说里面的皮肤全都烧伤,“撕心裂肺地疼”。

采访中,这位38岁的汉子不断地说“太吓人了,太吓人了”,想起自己车后大客车里的几十位乘客,他含泪摇了摇头,“一秒钟的事情,谁能跑得出来啊。”

躺在苏勇旁边的韦会林是安徽人,32岁的他常年负责中通快递杭州至贵阳的物流运输,他与他的搭档每4小时轮班一次,马不停蹄地把货物运送至贵阳需要28小时。

据他回忆,19日凌晨,他熟睡正酣,突然感觉到车停了,搭档立刻过来摇醒他,“不好了,快跑!”拉着他就往车下跑。

“我睁开眼,满眼都是火光,鞋都没穿就往下跑,火海里腿一进去立刻被烧得到处起泡。”韦会林说,幸运的是,他们的货车处在最外侧的行车道,他和搭档选择往横栏外跑,到了路旁的草地绿化带拼命打滚灭火,等回过神来,发现搭档的头发烧没了,而自己的腿全烧伤了。

韦会林告诉记者,为了物流“使命必达”,自己和同伴总是日夜兼程,现在受伤,不知什么时候会好,谁又会担负起这个责任。

采访时,护士来换药,韦会林疼得直咧嘴:“现在麻药退了,很痛苦,只有一个感觉,就是痛。”

“跑了这么多年车,想都没有想过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我想旁边客车里的人也是这样,他们跑都跑不掉,我比他们幸运,真希望他们在天之灵能够安息。”韦会林眼睛盯着窗外,“我们活着的人更要选择坚强,我希望自己明天就能出院,好好生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