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房山区政府办主任被控受贿600万

庭上否认检方所有指控情人写信“说出真相”

房山区政府办公室主任李仲被控利用担任房山区长沟镇党委书记的职务便利收受及索要两家公司现金和支票共计600万元。他被控受贿罪昨日在市二中院受审,李仲当庭否认指控,检方出示其情人等人的相关证言作为证据。

庭审否认受贿指控

公开资料显示,48岁的李仲先后任史家营乡党委副书记、霞云岭乡党委副书记、周口店镇副镇长、良乡镇党委副书记,2004年3月任长沟镇镇长,负责镇政府的全面工作。2009年,北京确定将房山区长沟镇等7个小城镇建设成为旅游集散特色镇。作为房山区长沟镇党委书记的李仲,被称为建设旅游集散特色镇的领头人。案发前,李仲已被调到房山区政府担任办公室主任。

据指控,李仲利用担任长沟镇党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为范某担任董事长的房地产公司提供帮助,并于2011年1月接受范某给予的一张50万元的支票。此外,李仲还利用职务便利,在江苏省一家水利建筑公司承包工程、结算事项中,以帮助借款为由,向该公司安某索要50万元,2012年3月,以借款为由索取500万元。去年11月6日,李仲被抓获归案。

检方认为,李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索取和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应当以受贿罪追究李仲的刑事责任。

李仲当庭否认指控,称其没有受贿。李仲说,范某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2008年因国家政策调整,范某在长沟镇开发的项目面临清退,经测算,镇里需要支付其清退经济补偿总额为3000万元。为顺利推进清退工作,他将房山某村的工程介绍给范某,范某后拖欠工程款遭施工队围堵村委会,李仲称,他将个人的50万元垫付了工程款,村里还给他打了借条。“后来要给女儿买房,才向村里要求还钱,村里让范某给了我一张50万元的支票。”

而对于向江苏的建筑公司索贿的指控,李仲则称,镇政府下属的某房地产公司的杨某因姐姐开公司缺钱,向安某提出过借钱。后杨某还让他帮忙向安某借钱。对此,安某都一口答应了。

情人写信坦白真相

虽然李仲对两笔指控都一口否定,但检方随后出示的证人证言却能证明其犯罪事实。提及第一笔涉案的50万元性质,某村村长和会计及范某均称,施工队将村委会围堵后,最终是范某支付了50万元现金。而村里给李仲打的借条则是李仲在得知纪委调查时让村里出具的。

安某则表示,他因在长沟镇承包工程,不敢得罪李仲,故对方借钱时只好答应,对方始终没有还钱。后因杨某被纪委调查,李仲和杨某二人让安某以杨某姐姐借款的方式来对付调查。据悉,李仲案发后,杨某姐姐主动上交了100万元。

杨某则承认她和李仲相识近10年,二人是情人关系。李仲为了给她买房才向安某等人要钱。检方还出示了杨某被查后写给李仲的一封信,内容为,“我进来后的想法就是不能让你进来……为什么你把所有的事实都推到我身上,对不起,我没有按照以前商量的,把所有的事都扛下来。我不扛了,说出真相。”

面对杨某的证言,李仲也一概否认,并且不认可二人是情人。此案将择日宣判。

北京晨报记者 颜斐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济宁市长辞职背后的真问题

“人各有志”,梅永红们的离职是正常的人才流动,我们也希望他们用自己的资源为社会和自我创造更多合理合规的财富。但面对来自市场日渐激烈的人才竞争,其实更应该反问一下,我们的体制做好跟市场竞争人才的准备了吗?


“家属情绪稳定”阴魂不散?

恶性事故发生后,官方宣称“家属情绪稳定”,其实是大有深意的。首先,这事儿没什么大不了的,遇难者家属情绪都稳定了,别的人就更没什么情绪了,此地已平安无事,媒体和不相干人等可以散去了。


农民的孩子还能上大学吗?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们这些底层孩子在乡村读书并不比城里人差,考取全国重点大学的学生80%来自农村。有的乡镇中学比县城中学录取大学的比例还高。到了九十年代,优秀老师都调进了重点中学,但考进重点中学的学生,农村生源仍然占主力军。


于丹老师请小心,鸡汤有毒!

多看点《甄嬛传》都不至于相信光绪皇帝会说出“正视现实,发愤图强”这样的话。更何况,但凡对中国历史稍微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古代皇帝并没有当众发表演讲的习惯。或许在于丹心中,光绪帝是看着《演讲与口才》长大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