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专家:中国房市不会重蹈日本崩溃覆辙

【日】安田明宏

每当中国一些城市房价快速上涨,“中国泡沫经济崩溃论”便会在中日两国的舆论场甚嚣尘上,将中国房地产与泡沫破裂前的日本经济相提并论的文章屡见不鲜。

首先需要承认,中国确实跟房地产泡沫破裂前的日本有一定相似性。

一是外汇干预导致流动性过剩。1985年,日元因广场协议而升值,为恢复经济景气大量买入美金造成流动性过剩,引起资产泡沫。中国2005年人民币汇改后,为维持币值稳定而买入美元,外加2008年推出的“四万亿刺激方案”,流动性过剩的问题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

二是劳动力减少。日本上世纪90年代前半段迎来劳动力人口峰值,之后便呈下降趋势,影响住房需求。中国也面临人口红利下降的问题。

三是物价波动。日本泡沫经济破裂前,物价相对稳定,破裂后进入长期通缩。中国尽管目前物价相对稳定,但由于金融政策具有滞后性,通缩风险仍须警惕,PPI连续几年下降就是个例子。

四是影子银行的存在。在日本,从事住宅金融的公司经由非银行机构进行融资,在泡沫破裂后无法收回,不良债权的处理花费时间较长。在中国,信托资金或来自银行的一些理财产品资金也部分经由地方融资平台流入房产市场。

五是金融自由化。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金融自由化虽使日本企业筹措资金的途径多样化,但海外资金同样助长资产泡沫。自贸区的建设、存款利率上下限的撤销、人民币离岸市场的创设等措施在加速中国金融自由化进程的同时,也带来泡沫膨胀的风险。

尽管如此,中国仍可借鉴日本经验,避免走上泡沫经济破裂以及长期经济低迷的老路。

首先,中日两国发展阶段不同。日本经济泡沫破裂时,经济成长缺乏潜力。中国虽已结束高速发展时期,但仍维持中高速经济增长,有潜力可挖。

其次是中日经济体制不同。日本是自由主义经济,而中国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政府宏观调控能力较强。在自由主义经济体制下,日本政府施策速度、时机、时效的平衡很难掌控,而中国在这一问题上兼具弹性和执行力。从另一个角度看,中国民众对政府经济政策更有信心,认为政府有能力出台急救措施。

再次是两国城镇化程度有差距。处于经济成熟期的日本已完成城市化,住宅需求不大;中国的城镇化仍在高速发展中,住宅需求强劲。

不仅如此,与日本相比,中国地大物博,地区经济发展差异性较大,局部地区的动向与全国发展趋势出现不一致是正常现象。以房价为例,迅速上涨只存在于部分一、二线城市。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房市也是如此。一些城市的房价波动可说是泡沫的膨胀与破裂,但中国不会如日本般进入“失去的20年”。中国经济的中高速增长率支撑了房屋市场,政府出台的房地产政策往往能够及时奏效。▲(作者是三井住友信托基础研究所海外市场调查部副主任研究员)


时刻准备着,迎房产泡沫破裂

最理想的状态是随着经济基本面的回升,逐渐将现有泡沫消化掉。但市场经常不遂人愿,并且在我看来,现在已经为时过晚,房地产泡沫有序缓慢挤压的窗口正在关闭,破裂的可能性近在眼前。


中国为何很少学生愿选择职校

15岁初中毕业之后,87%的中国学生选择了普通高中。这是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在2016年两会期间透露的数据。但在瑞士,75%的初中毕业生的首选是职业中学。


送孩到西方的蔺主任是好妈妈

人红是非多。蔺主任最近也陷入是非之中,据说删掉了自己微博中关于自己孩子的内容。那些内容,大致透露了自己的孩子曾经在国内上每年学费8万元的国际学校,以及,后来孩子远赴加拿大求学。此外,大家翻阅她的微博,还发现,她的侄子,侄女,也在加拿大求学。


官场中人别教人“当奴才”!

你把聪明才智都用尽了,给领导的面子也留足了,领导还是不听你的谏言,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